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探索 >面包车不算车正文

面包车不算车

作者:知识 来源:焦点 浏览: 【】 发布时间:2022-06-06 15:52:42 评论数:

儿子小雨上的幼儿园与家住的小区,面包算车地理位置上有数十米落差。上学放学有两条路可走,面包一是经过另一小区的两部电梯,算车只需走很短的路;二是走人行步道,面包是数百级台阶和楼梯,算车面包对老年人与小朋友不甚“友好”。日常外婆接送,算车面包多坐电梯。我鲜有接送机会,算车不过只要我接,面包算车他必要走步道台阶与楼梯。而且是,面包我先抱着他走完上一段台阶,算车到中部楼梯处,面包才下来自己走。

这是临近寒假的一天,我终于又找到了一次机会。当他在老师的牵领下走到幼儿园门口,看到我时,眼光忽闪了一下,他没想到我会来,不过却没问为什么。我牵着他走下幼儿园门口的台阶,他一蹦一跳显得很兴奋,说,“爸爸我们走楼梯!”我心想,老套路嘛,早料到了,不过还是要半真半假逗他一下,说,“好呀!那你自己走,行不行?”“不,爸爸抱我到楼梯那里我就自己走。”他的坚持没有改变,我笑笑,说好。

他不愿走起先那段台阶,主要原因是不喜欢台阶右侧石墙上几处凹进去的造型。我们走到台阶顶端入口处,也就是要我抱的起点位置,我蹲下,鼓励他说,“你看其他小朋友都没抱哟!他们都自己走,要不我们自己走吧!”他摇摇身子,钻进我怀里,张开双臂搂住我,脸上展现着不容辩驳的表情,“不,要爸爸抱我。”然后又以乖乖的语气重申道,“把我抱到楼梯那里我就自己走。”我笑了,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对话仅仅是程序式的,屡屡重复,并无意义与效果,他坚定的态度很难更改,我也难以拒绝。

我抱着他走下台阶,走到中部楼梯位置,他自己主动下到地。搭建的楼梯与内侧石墙间有些距离,形成一道深深的一直到底的缝隙。他不喜欢之前墙上凹进去的造型,却对其他的缝隙、深洞感兴趣。他甫一站下,立马伸长脖子去看那道缝隙。看缝隙也是他每次走台阶的固定科目,一边看还一边明知故问,“爸爸,为什么洞洞这么深呢?”对于这个问题,每走一次我都要回答一次,但仍只能重复地答,“因为楼梯高看着就深呀!”然后再催促他,“我们走吧,危险。”“深,很危险。”小家伙很有安全意识,收回头,迈动步子往下走。楼梯有五六层,每转到内墙,他都要探头去观察缝隙,直到走到底部,他说,“爸爸,刚才看的那个洞洞就是这里。”这是我之前给他讲过的,他记得很清楚。“为什么走到底洞洞就没有了呢?”他又问,属于没话找话的问题。我也继续用回复多次的话应答,“走到底当然就没有了呀!”

继续下行,走完楼梯之下的台阶,走到通往旁边小区的马路上,此处有两条路选择,左走的话还有几十级台阶,右行则沿着大路边人行道斜着走下去,路远些,但坡度缓。平常走右边比较多。我问小雨走哪里,他果然依旧选择走右,我知道他的小心思,这样走,不是因为路好走些,而是想看感兴趣的道路坡面上的减速带,还有道路转弯处路旁立着的供驾驶员观察对面来车的凸面镜。

我们走到镶嵌有减速带的路段,小雨果不其然停下脚步,说要看车压减速带。我知道不达他的目的很难让其离开。看看天色还早,天气也不算冷,也就陪着他站在路边,等着车来。我说,这会车少,我们就看一辆好不?好,他乐意地回答。

这条路是通向小区的内部道路,很长时间没有车路过,好几分钟过去,才从下方驶来一辆面包车。我说,“小雨,车来了,它一过去我们就走哈!”没料到他想也没想非常干脆地回答道,“面包车不算车。”啊?我愣了一下,面包车不算车?我还是头一回听说,而且是来自于一个四岁的小朋友口中。“面包车为什么不算车呢?”我既好笑又感惊讶地问,想知道他那小脑瓜里是如何认知的。这个时候,那辆面包车从我们面前驶过,他真的没当回事,一眼没瞧,依然全神贯注盯着公路下方转弯处,也没回答我的问题。我又说,“那你认为什么样才算是车呢?你看面包车是四个轮子,它也是车呀!”他对我的问话和讲解不置可否,以一种我认定是什么就是什么的态度说道,“面包车不是车,反正它不算车。”我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,不知道他是真的从来不把面包车认定为车呢,还是想多看一辆车。正好此时从上方下来一辆摩托,我心想面包车在他眼里都不算车,摩托车就更不算了,不过还是想问他一下。“好吧!面包车不算就不算,那摩托车算不?”“摩托车也不算。”果然,答案不用猜测。“摩托车为什么也不算车呢?”我追问。“摩托都没有声音。”“压减速带的声音吗?”“嗯!”噢!原因在此,但是又想,面包车压过有声音呀!为什么不算?算了,他不就是想多看一辆车嘛,不是什么事,等等得了。

父子俩继续站在路边等候车的到来。正值放学时段,身旁人行道上上下下的人不少,多是才刚放学的孩子或接送孩子的家长与老人,有的好奇地瞧一瞧我们,不明白我们站在那里干啥。此时的小雨才不管他人,眼中无它物,耐心等车来。又过了好一会,终于有一辆小轿车从下方弯道处出现,朝上驶来,随即来到我们跟前,车轮噗噗地压过路面减速带颗粒,驶向上面的小区。小雨带着一种热切与兴奋的心情,一直目不转睛盯着车驶来,压过减速带,转过弯,直至看不见。

“我们可以回家了吧?”我试探地问,不确定他刚才的只看一辆的话算不算数。“好吧!我们回家吧!”没想到小朋友很讲诚信。心愿得到满足,他很开心,主动拉上我的手,一蹦一跳朝下走去。

(作者单位:江北区人武部)